鬼来复仇

时间:2020-10-12 03:05编辑:嘻哈小编

鬼来复仇你敢看吗?放肆感受不一样的诡异,不一样的心情。


张春和白华是很好的朋友,大学毕业两个人就一起来到了一家公司上班,由于两个人学的是一个专业,就被分到了同一个部门上班,刚开始的时候,两个人还会相互帮助,相互学习,但是慢慢的,随着职场中的暗流涌动,再加上一山不容二虎,两个人的感情也就慢慢的变成了面子上过的去。

一天,张春破天荒的让白华下班后,到家里来吃饭,白华也没有多想,除了同事的这层关系,毕竟还是同学。

叮咚,门铃响了,张春急急忙忙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去开门,门一开,张春看了一眼白华笑着说道:来了,老同学,快进来,酒菜什么的我都准备好了,就等你了。

白华听到他跟自己这么说,没好气的说:哈哈哈,行啊,太阳打西边出来了,这么久了,没敢想啊,你能请我吃饭。说着,就走进了屋里,两个人就坐了下来。

就这样,两个人就开始吃饭喝酒,几瓶啤酒下肚,两个人的气氛也变的微妙起来,从大学一直唠到了上班以后,白华说兄弟,其实在公司你不用对我有什么敌意,我知道咱俩都在一个部门,但是我根本就没想过跟你挣什么,咱俩好歹也是同学,这样让别人笑话。

张春听完,眼睛一亮,似乎对什么敌意和笑话并不在意,而是直接就问:挣什么?难道你知道什么?

白华说:什么知道什么?你怎么越说我越迷糊,难道你心里有事?我说嘛,怎么好心能找我喝酒聊天,是来套话了?

张春一听乐了:哪啊!兄弟,你想多了,我就是随便问问,看看你说不说实话。

听完这些,白华有些生气了说:算了吧,我还是走吧,我不想跟你再唠下去了,咱俩这关系也就这样了,爱咋咋地吧。

张春听见白华要走,马上就寒暄起来,好说歹说,把白华留住了,又对白华说道:咱俩今天不醉不归,我去厨房再拿几瓶酒,你等着。

说完走进了厨房,但是张春可不单单只是去拿了酒,还从自己的身上掏出了,准备好的一包药倒在了白华的啤酒里,做完这一切,张春战战兢兢的走了出来,脸色也变的难看起来,似乎很紧张,把啤酒放在白华面前,看着白华一杯一杯的喝着,自己的心跳也越来越快。

正在这时,白华脸色一变,一下子从嘴里吐出了一个,还没有完成溶解的药片,瞪大了眼睛看着张春,猛的一下站起来,但是身子一软又倒在了地上,视线也开始模糊,嘴里断断续续的说着:张春,你....你往酒里放了什么?你要.....干什么?

看到自己的计划,被自己的大意弄的露馅了,诡异的笑容浮现在脸上,说你也别怪我,兄弟,我没有什么恶意,我也不想害你,我只是在酒里放了些,强效的安眠药,让你好好的睡一觉,从而错过明天的开会,因为明天是提拔部门经理的会议,都知道领导想在你和我之间选一个,我也是没有办法,平时领导那么欣赏你,我只有出此下策。

听完张春说的,白华迷迷糊糊的说着:你好卑鄙啊,你不能这么做,我有....我有....没等说完,就昏睡过去。

鬼来复仇你敢看吗?放肆感受不一样的诡异,不一样的心情。


张春和白华是很好的朋友,大学毕业两个人就一起来到了一家公司上班,由于两个人学的是一个专业,就被分到了同一个部门上班,刚开始的时候,两个人还会相互帮助,相互学习,但是慢慢的,随着职场中的暗流涌动,再加上一山不容二虎,两个人的感情也就慢慢的变成了面子上过的去。

一天,张春破天荒的让白华下班后,到家里来吃饭,白华也没有多想,除了同事的这层关系,毕竟还是同学。

叮咚,门铃响了,张春急急忙忙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去开门,门一开,张春看了一眼白华笑着说道:来了,老同学,快进来,酒菜什么的我都准备好了,就等你了。

白华听到他跟自己这么说,没好气的说:哈哈哈,行啊,太阳打西边出来了,这么久了,没敢想啊,你能请我吃饭。说着,就走进了屋里,两个人就坐了下来。

就这样,两个人就开始吃饭喝酒,几瓶啤酒下肚,两个人的气氛也变的微妙起来,从大学一直唠到了上班以后,白华说兄弟,其实在公司你不用对我有什么敌意,我知道咱俩都在一个部门,但是我根本就没想过跟你挣什么,咱俩好歹也是同学,这样让别人笑话。

张春听完,眼睛一亮,似乎对什么敌意和笑话并不在意,而是直接就问:挣什么?难道你知道什么?

白华说:什么知道什么?你怎么越说我越迷糊,难道你心里有事?我说嘛,怎么好心能找我喝酒聊天,是来套话了?

张春一听乐了:哪啊!兄弟,你想多了,我就是随便问问,看看你说不说实话。

听完这些,白华有些生气了说:算了吧,我还是走吧,我不想跟你再唠下去了,咱俩这关系也就这样了,爱咋咋地吧。

张春听见白华要走,马上就寒暄起来,好说歹说,把白华留住了,又对白华说道:咱俩今天不醉不归,我去厨房再拿几瓶酒,你等着。

说完走进了厨房,但是张春可不单单只是去拿了酒,还从自己的身上掏出了,准备好的一包药倒在了白华的啤酒里,做完这一切,张春战战兢兢的走了出来,脸色也变的难看起来,似乎很紧张,把啤酒放在白华面前,看着白华一杯一杯的喝着,自己的心跳也越来越快。

正在这时,白华脸色一变,一下子从嘴里吐出了一个,还没有完成溶解的药片,瞪大了眼睛看着张春,猛的一下站起来,但是身子一软又倒在了地上,视线也开始模糊,嘴里断断续续的说着:张春,你....你往酒里放了什么?你要.....干什么?

看到自己的计划,被自己的大意弄的露馅了,诡异的笑容浮现在脸上,说你也别怪我,兄弟,我没有什么恶意,我也不想害你,我只是在酒里放了些,强效的安眠药,让你好好的睡一觉,从而错过明天的开会,因为明天是提拔部门经理的会议,都知道领导想在你和我之间选一个,我也是没有办法,平时领导那么欣赏你,我只有出此下策。

听完张春说的,白华迷迷糊糊的说着:你好卑鄙啊,你不能这么做,我有....我有....没等说完,就昏睡过去。

张春伸手摇了摇白华,看到是彻底的昏睡了,就把他抱到了床上,然后把桌子都收拾了一下,把有药的酒瓶和酒杯,都放在了垃圾里,拎着垃圾袋,就出门了。

张春走了好远,才敢把自己手中有证据的垃圾袋扔掉,然后急匆匆打了个车就回公司了,他要一直在公司守着,直到明天的会议结束,他才能放心。

第二天,会议开始了,由于白华的缺席,张春如愿以偿的坐上了经理的位置,刚刚上任的他,交接了一下文件,处理了一些事情,一直忙到了晚上,要到下班的时候,他才想起来,白华还在自己家里呢,但是让他奇怪的是,按照他下的药量,白华中午的时候,就应该醒来,怎么到现在自己的电话也没有响,一天了也没有异常的情况,想到这里,心虚的他有点坐不住了,马上打个车就回到了家里。

门一开,走进卧室,他看见白华还是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的,他开口就说:行了,兄弟,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对,以后你好好跟着我干,我给你涨工资,绝不亏待你,起来吧,别睡了。

看见白华并没有回答自己,于是就上前去推他,当手碰到白华的脸的时候,吓的张春马上缩了回来,凉的...白华的身体是凉的,不敢相信的他,又上前确认了一下,把手伸到了白华的鼻子下面,张春顿时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,白华....白华被自己害死了....他死了....

张春努力的回想昨天晚上的一切,他一下子想到,白华最后说的话,我有...我有...难道白华是想说自己有心脏病吗?天啊!

想到这里,张春完全崩溃了,他不知道现在怎么办才好,冷静了一会儿,他想到,自己才刚刚起步,绝对不能就这么认命,不行,我得悄悄的把白华埋喽,不让任何人发现,对,就这么干。

欲从心中起,恶向胆边生,张春找了一处荒地,挖了很深的坑,把白华埋在了里面,做完这一切,缓缓张张的就赶快回到了家,晚上睡觉的时候,他梦到了白华,但是在梦里,不是自己当上了经理,而是白华,那画面逼真极了,吓的他一下子就醒了,天已经亮了,他被梦吓的够呛,他不是害怕死去的白华,而是害怕真的是白华当了经理。

他看着窗外,脸色露出了诡异的笑容,说了句:我也是没有办法,你别怪我。似乎只有这句在旁人看来没有什么分量的话,才能当作自己的借口。

接下来的几天里,张春很平常的上着班,虽然公司的人偶尔会问起白华呢?也被他用各种借口掩饰了过去,但是时间一长,大家就开始纷纷议论了,有的说是他和白华关系好,让白华偷懒不上班,有的说是白华被他气走了,总之说什么的都有,但是大家都不知道,白华已经死了。

张春也开始疑神疑鬼的,因为自从自己杀害白华以后,每晚都做着同样的梦,在梦里白华是经理,而自己不是,时间一长,他开始慢慢的分不清什么是梦境,什么是现实。

一天,一位同事拿了一堆文件对他说:张经理,这些文件需要你签字。

张春想都没想顺嘴就说:给我干什么,你给白华,白经理啊。

同事听后,惊讶的看着他,小声的说:张经理,你怎么了?白华一直都没上班啊?再说了,您是经理,他签字也不管用啊。

张春愣了一会儿,突然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,嘴里嘀咕着:不是梦,不是梦,我是经理,不是白华。说完,拿过文件签了字,就走了。

同事被他的这个举动弄的有点不知所措,也没有多想,就走了。

张春回到办公室,一遍一遍的提醒着自己,不是梦,不是梦,我是经理,我是经理。而他当着下属的面,给自己一个嘴巴子的事,也传遍了公司。

大概过了两个星期,一天早晨,张春从梦中醒来,嘴里嘀咕着这是梦,这是梦。穿好衣服就去上班了,来到公司,除了他自己迟到了,其余的人都到了自己的岗位,他头也不抬的,就去推自己办公室的门,门刚一开,他就愣在了原地,嘴里说道:白华,你怎么坐在我的位置上,下来下来,我告诉你,你别以为能吓唬住我,我知道这是梦,你活着我都没怕过你,死了难道我还怕个鬼不成?

同事们听到他这么说以后,都纷纷的向经理办公室的座位看去,空荡荡的座位上什么没有,那气氛诡异极了,张春像和人对话一样,又说:你都已经被我害死了,就别来找我了,又没人知道这事,你觉得一个鬼能去报警吗?你有证据吗?证据都已经被我销毁了,给你下药的啤酒瓶和酒杯早就让我扔了,你就好好做个鬼吧,你赶快从座位上起来,出去。

张春原原本本的说着那天发生的一切,总经理不知道是谁通风报的信,早就来到了他的附近,和周围的同事听的真真切切。

正在张春还说的时候,不一会儿,警察来了,打断了张春的说话:你好,我们接到报案,说你涉嫌一起谋杀,请协助我们回去调查,并且有你自己的录音为证。

张春回头看着警察,猖狂至极的一下笑了起来,说道:别开玩笑了,是我杀的又能怎么样?在梦里你们还能抓我不成,等我醒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。

说完,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,啪的一下,然后愣在了原地,又是啪的一下,然后哆哆嗦嗦看着周围的人,一下子软在了地上,他发现他把梦境和现实搞错了,现在不是做梦。

很快,白华的死体按照他当时自言自语说的位置找到了,更加奇怪的是,被他扔掉的证据,在抓捕他的早晨,就好好的放在他的办公桌上,他看着这一切,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

在监狱里等待判决的张春莫名其妙的死了,在他的身边用血写着几个大字不止你会算计。

好了,这个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,我觉得欲望谁都会有,这个很正常,但还是适可而止好,不然总有迷失自己的那天。

关键词
上一篇:另一个世界的我

下一篇:出租车里的女人
相关阅读
精彩推荐
热点排行

网页标签
Copyright © 2001-2019 798xh.com 版权所有